欢迎访问:色和尚免费视频观看现-色和尚在线视频久和-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做韵律操的妈妈

第一章

  「呼~~终于写完了。」写完了作业,我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连着一个多小时的奋笔疾书还真够累的。下意识的看了眼表,我猛地一下跳了起来:「糟糕!

  竟然已经晚上八点了十分了……」

  我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来到了廊道上,将自己的身体贴着墙壁,向一楼的大厅探出了目光,只一眼,就再也挪不开了,虽然有些遗憾没有赶上开头,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

  大厅的电视里正有个身形姣好的形体老师示范着瑜伽动作,挺胸、扭腰、摆臀、压腿,做着一个个对于男性来说充满诱惑的动作。当然,这个不是最吸引我的,真正让我挪不开目光的却是电视机前的那个正随着电视做瑜伽动作的端庄成熟的美妇——我的妈妈。

  只见妈妈一脸认真的做着动作,一对细长的柳叶眉下,纤长的睫毛随着一对大眼睛不时地眨着,好像媚得要滴出水般,脸上渗出些细密的汗珠,樱桃般小嘴微微启着,发出微微的娇喘声,脸上隐约有着一抹运动后的潮红,本来妈妈的皮肤很是白皙滑腻,相映之后愈显诱惑,看到这些不禁让我可以想像到在床上爸爸可以享受到一副怎样迷人的尤物。

  再往下看去,妈妈上身穿着一件稍显小一号的T恤,其实我知道倒不是T恤稍小,而实在是因为被妈妈胸前那一对硕大的奶子撑得很高才显得小的,偷偷用妈妈胸罩手淫过的我当然知道,妈妈的大奶子足有38E。而不得不感叹的是,以妈妈42岁的年纪,一对碗形豪乳不但没有一点儿下垂的迹像,反而天天活力十足的挺翘着。

  再往下些,则是与一对豪乳形成鲜明对比的柔细腰肢,我很怀疑古人说的如若柳扶风就是专门为妈妈而做的词汇,看着腰肢扭动着动作就可以想像在床上如此柔美的肢体可以做出各种高难度的让男人犹如升天般的销魂动作,想到这些,让我不禁再次对爸爸产生了深深的嫉妒。

  再往下则是一对勾人眼球的大屁股,柔软轻薄的韵律裤紧紧地贴在美臀上,美臀又圆又翘,即使隔着布料看去也似能感受到粉臀的柔软,荡人心魄。粉臀之下的修长美腿同样诠释着造物者的偏心,笔直而修长、结实而圆润,衬得妈妈一米六五的身高更显高挑,虽然有裤子的遮挡无法直接看到,不过这双美腿裸露出来时给我的视觉体验却让我一直难以忘怀。

  四十分钟对我来说不过一晃而过,妈妈做完了操,拿起毛巾擦了擦脸,连擦脸的姿势都让我觉得那样优雅,便向洗澡间走去。洗澡我可不敢去偷窥,也没有什么机会,自然是快速的闪人,驾轻就熟。若有人看到,一定可以看出我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偷窥,反正如今这成了我一天觉得最幸福的时刻,也是每天必修的功课般。

  我名叫邓飞,今年15 岁,刚上初 二,虽然生活在一个家境还算不错的环境里,只是天生身形却有些瘦弱,再加上生我较晚,所以平时父母对我都很宠爱。

  爸爸邓大海,今年48岁,是某学院的知名教授,在圈子内有着不算小的名气,也因此有幸娶到了端庄美艳的妈妈。

  我的妈妈叫林雅卿,虽然妈妈平时看上去很是妩媚动人的,但是妈妈却是一向高贵端庄。在校任中学数学老师,同时也是我的班主任,只不过妈妈为了不让我在学生的生活受到一点儿干扰或者优待,所以一直对此进行了保密,使得几乎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此刻房间里的我面色涨红,喘着粗气,毕竟对一个青春期的少年来说,刚才的情景实在太过诱惑,受不了了,打开了电脑里岛国的片子撸了起来,同时脑海中将女优想像成妈妈的样子更是让我兴奋了三分,不自禁的一下到达了最高潮,射了出来。我还没来得及回味刚才的美好,楼下该死的门铃声响了起来,是爸爸回来了。

  提起裤子,关上电脑,再将刚才的痕迹收拾好,已是两分钟以后了。打开房门,来到廊道正要下去开门,却正巧看到妈妈已经往门口走了,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让我的大鸡巴又有抬头的趋势,盖因为看到妈妈仅系着一条浴巾,虽然看不到正面,但是从浴巾在后背的位置可以估测上面仅盖住一对大奶子,而下面则刚刚及臀而已,每迈开一步都有春光乍泄之虞。

  我正看得兴起呢,却被一声娇呼所惊醒……

  时光回到几分钟前,妈妈做完韵律操,正在沐浴,突然听到了门铃声,妈妈本来以为我会去开门,哪知道这时候的我正忙着手淫呢,根本就没听到门铃,结果门铃响了两分钟,还在响,妈妈只好自己去开门。

  本来每次回来的时候只有爸爸一个人,所以妈妈也没太在意,随手拿起来浴巾胡乱裹上之后准备去开门。让妈妈有些意外的是,开门之后竟然不止是爸爸,还有另外一个身材强健的青年人,爸爸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要不是被那个青年扶着,好像随时要倒下似的。

  妈妈将目光看向爸爸,不禁有些嗔怪的埋怨了爸爸一句:「今天怎么喝这么多酒!」同时又看了一眼年轻人,正要说话,却发现青年两眼放光,目光火热,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

  听到呼声的我立刻惊醒了过来,刚要下去,发现妈妈急匆匆的往回走,看到正面的我不禁又陷入了呆滞状态。妈妈因为沐浴出来得匆忙,只是用浴巾遮住了身体,但是妈妈的一对豪乳实在太过巨大,浴巾不过堪堪遮住了乳峰,大半个奶子都露了出来,两个奶子挤在一起,在胸口出形成了一道深不见到的壕沟一直延伸了下去。

  由于妈妈走得太急,一对大奶子随之不住地跳动,似冲开束缚般,竟一下绷开了堪堪围裹着妈妈美艳胴体的浴巾,浴巾散落之后一下落在了地上。而妈妈只顾着快步的往回走,脑海里也尽是尴尬,一时没有意识到,感觉身上一凉已经是四、五步开外了。画面好像定格了般,感觉我的鼻血差点儿就喷了出来,肌肤若凝脂,浑身一片雪白,唯有一对大奶子上的两颗粉红樱桃和胯间的黑色芳草萋萋格外醒目。

  反应过来的妈妈又是一声娇呼,急忙回过头去迅速捡起了浴巾,胡乱地遮在身上就慌忙朝房间跑去。

  而虽然妈妈转身只有捡衣服不过两秒的时间,一对粉臀却几乎晃瞎了我的眼睛,白腻丰满诱人,硕大浑圆却又翘挺,如同熟透了的粉红蜜桃,也许掐一把就能掐出一捧汁水般。

  回味着刚才的美景,我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抬眼望去,那个青年也和我方才一般呆呆的直视着妈妈消失的房间,『那岂不是妈妈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竟在那小子眼前晃了至少十秒?!最后的转身动作岂不是连正面也被看光了?!』想到这,我只觉得脑海一热,一种难言的兴奋的感觉无法言述,大鸡巴竟然不受控制的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再看那个年轻人,他还是两眼僵直盯着妈妈进的房间,尽管已经看不到了,还是楞楞的看着,连我的爸爸已经软到在地上也没注意到了。

  足足过了三十秒,年轻人才似反应过来,将爸爸扶了进来,关上房门,而这时妈妈也从房间走了出来,换上了一套粉色睡衣,虽然睡衣是保守型,但妈妈胸前一对大奶子实在太过硕大,几乎欲裂衣而出一般,似乎刚才的解放让它感到了舒适,试图想再尝试一次似的!而我不知怎么的,也许是刚才那种突然升起来的兴奋,使得我傻傻的站在了原地没有动弹,只是看着楼下的情况。

  妈妈不自禁看了眼年轻人,俏脸爬上了浓浓的红晕,直蔓延到耳后,要知道妈妈从不曾在除了爸爸以外的陌生人面前裸露过身体,而刚才竟然被一个陌生青年看光了自己最羞耻私密的地方……不过她在看到爸爸后却也暂时忽略了刚才的尴尬,连忙伸手过去搭起了爸爸的另外一条胳膊,并尽量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般说:「你是大海的学生么?麻烦你帮我一起把大海扶到楼上去吧!」同时嘴里又嗔怪起爸爸喝得这么烂醉如泥的。

  而这时那个青年听到妈妈开口,也终于从一开始到现在也没有改变的惊艳中回过神来,转而尽量换上了一副迷人的笑容,开口道:「我叫阿诚,是邓教授学生的朋友,正巧邓教授和我朋友都喝醉了,我帮忙送教授回来。美丽的女士,您是邓教授的女儿把?」虽然表面上是询问,但是听起来有种很肯定般的语气。

  而妈妈听他语气笃定,则被他逗得不禁「噗哧」一笑,刚刚的尴尬也被化解了几分,同时嫩脸又是一红,娇声道:「我哪有这么年轻呀?我姓林,是她的妻子,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虽然如此说着,但是明显妈妈被夸赞得很舒服。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妈妈今天说声的声音似乎软软糯糯的,似乎在撒娇一般,很是好听。

  看到自己的话把美妇逗笑了,那个阿诚嘴角闪过一抹得意阴谋的笑容,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妈妈却并没有看到。

  其实,从妈妈对爸爸的称呼、对话以及妈妈那成熟的风韵,都可以明显看出妈妈和爸爸的夫妻关系,阿诚很明显是在故作不知,逗妈妈开心。

  阿诚故作惊讶了一番,对妈妈又是一阵赞美:「真是不敢相信,走在路上别人一定以为您是我的姐姐。不如这样吧,我以后叫您林姐,好么?」而妈妈自然没好意思拒绝。不得不说阿诚交际手段确实很厉害,几句话的工夫就拉近了和妈妈的关系,让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是个花丛老手。

  平时很少有人,尤其是阿诚这样的年轻男人这样直白的赞扬妈妈,也搞得妈妈又是一阵的娇羞,而阿诚则一边走着,一边用余光欣赏妈妈的美态。

  看到他们向楼上走来,我赶紧闪在凸出来的墙壁后边,乾脆故作不知爸爸回来了,免得被妈妈训斥这么久也不出来。

  妈妈和阿诚将爸爸拖进了卧室,我在后边偷看得很清楚,阿诚不着痕迹的带了一下门,虽然没有完全撞上,但是门却成了半掩着的了,而妈妈却好似并没有注意到……看到这点,我竟有了小小的兴奋,也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平时家里都是妈妈布置的,由于天晚了,窗帘已经拉上,打开了暖色的灯,再加上半掩的房门,让卧室里平添了几分暧昧。而妈妈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太妥,小脸不禁又是一红,将爸爸放下之后,正要唤阿诚一起出来,打算招待他到客厅去,谁知刚躺下的爸爸忽然坐起,两眼撑开了一条缝,不辨方向,张嘴就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妈妈不禁又是一声娇呼。

  不知道是不是妈妈的呻吟太过诱人,阿诚竟没来得及反应,上身和裤子被吐了一大堆秽物。而始作俑者的爸爸吐了一大口之后似乎舒服不少,又倒下去呼呼大睡了。

  阿诚赶紧后退了一步,和妈妈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番,还是妈妈先反应过来,一脸歉疚的拿手纸想为他擦拭一下,可是发现秽物实在有些恶心,娇嫩的妈妈何时接触过这等事儿?脱口对阿诚说道:「阿诚,把衣服脱下来我为你洗洗吧,放洗衣机里甩乾再烘烤一下,很快就可以穿了。」因为是夏天,人们最多都是穿得很单薄,而妈妈说完之后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太妥,却不好意思再改口了,那样就倒显得着了痕迹。

  而阿诚却似才反应过来一般:「行,那麻烦林姐了。」说着就当着妈妈的面竟脱起了衣服,一边脱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黏糊糊的实在又难受又恶心。」听了他的话,妈妈也有些不好意思阻止他当着自己面脱衣服,毕竟人家是好心送自己的老公回来,结果却又被老公吐了一身。当然也没好意思直接盯着他看。

  不过当妈妈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却有些挪不开目光了,只见阿诚已经脱下了上衣,露出小麦色的皮肤,完美结实的胸肌和腹部八块腹肌完全展现出来,一身线条很显流畅。

  因为家庭环境的原因,家里文化素质较高,妈妈几乎很少接触到男人袒露上身的,而我身形瘦弱,爸爸48岁早已大腹便便,一身肥肉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这么近的距离接触陌生男性还是第一次,妈妈有些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住了似的,粉嫩的樱桃小嘴也微微张着,呼吸稍显有些急促了起来。

  说话间阿诚竟连裤子也脱了下来,下半身的身材同样健壮,最关键的是,全身上下只剩一件紧身的四角小内裤了。妈妈不自觉的扫了一眼阿诚的下身,芳心暗自被吓了一跳,只见小四角裤似乎包不住阿诚的大肉棒一样,鼓鼓囊囊的一个大包,由于是紧身的,更显它的伟大;而似乎它也注意到了妈妈的注视,竟微微的抬起了头,顶起了一个不小的帐篷,妈妈似乎下体间都有些湿润了般……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下阿诚充满炙热的看着妈妈,而妈妈则略有些急促的娇喘着……忽地,妈妈抬头看到了阿诚的目光,似恢复了清明一般,不禁有些慌乱的赶紧转过头去,顺势走到衣柜前随手挑了两件爸爸的衣服拿来递给阿诚。

  阿诚眼看妈妈对自己的身材有了一丝的失神,也未有进一步动作,不过脸上又是勾起了一抹笑容,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地在这个成熟的美妇心里留下了一丝痕迹。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接衣服和递衣服的时候轻轻划过了妈妈的玉手,惹得妈妈又是脸上一红,不禁的嗔了一句:「好了,快穿上吧,真是丑死了。我去给你洗衣服。」同时暗骂自己今天怎么样了,竟然轻易犯了花痴,看男人竟然看呆了,随即有些慌乱的摇曳着美臀转身朝门口跑来。

  看着妈妈突然往出走,我一下就慌了,现在要跑也来不及了,只得装作刚来的样子向门里走。由于我心中确实有些慌乱,一下就和妈妈撞到了一起,那一瞬间,我清晰的感受到妈妈胸前的一对大奶子的柔软,乳浪迷人啊!

  妈妈正心如乱跳呢,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神情略微有些不自然,责怪了我一句:「走路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孰没注意到她自己不也是这样么?!』我心想,则随口解释:「听见了响动,所以过来看看。」并且装作不知的朝卧室里看了一眼,故意看了一眼爸爸,又装作疑问的看了一眼阿诚。

  这时候的阿诚已经穿好了衣服,没等我开口就解释了一句:「你是邓教授的儿子吧?我叫阿诚,教授喝醉了,我来送教授回来。」随即故作倒楣的笑了下:

  「不过一不小心被吐了一身,就临时换了一身教授的衣服穿。」又将目光转向妈妈,说:「林姐,今天也很晚了,我就先走了,周日再来拿衣服行么?」这时妈妈也恢复了些正常:「好的,周日来家里吃饭吧,顺便嚐嚐林姐的手艺,让林姐好好招待你。」我突然冒出了个想法,看妈妈刚才那春情荡漾的模样,天知道你怎么招待他的?!

  和妈妈一起送走了阿诚,回来之后我心里却有些小小的醋意,因为临走的时候妈妈不自觉的目光脉脉,温柔地嘱咐他:「开车慢点,路上小心!」这可是我和爸爸才有的待遇,我不禁心里暗暗腹诽着。

  第二章

  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今天是周六,可以多睡会儿,所以妈妈也没有叫我起床,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虽然那么一瞬间觉得有些刺激,但也有种不太真实般的感觉,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后续了,生活还会一如既往的美好。

  来到楼下,爸爸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妈妈闲聊着,看得出来他精神不是特别好,宿醉之后似乎更显老了一点儿,和妈妈对比一下就真的好像一对父女般。

  妈妈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看起来身材很是丰腴圆润,下身则是一件紧身牛仔裤,将妈妈肥美的翘臀绷得紧紧的。此时妈妈正在拖地,半弯着腰,身形微微翘起,更突出了粉臀的丰满性感,让我有种想要上去狠狠捏上一把的冲动。

  我心不在焉的和爸妈打了声招呼,漫不经心的吃着早点,目光却随着妈妈扭动的美臀而动着,同时一边听着爸妈的闲聊。

  妈妈蹲着地,好似很不经意的对爸爸说起了昨天的事儿:「老公,昨天你朋友阿诚大晚上送你回来的,结果还被你吐了人家一身,我请他明天来家里吃饭,如果方便的话你明天将他一起接回来吧!」爸爸听后也很是不好意思,对昨天的事儿隐约有点儿印象,就答应了下来。

  假日似乎总是过得很快,感觉上还没怎么玩呢,白天就过去了,到了八点本想继续偷窥妈妈做操的,才发现不知道怎么妈妈今天没有锻炼。我有些遗憾的往厕所走去,自己旁边的厕所坏了,还没来得及修,只能去靠近父母卧室的那个。

  路过父母卧室的时候却忽然听见细微的呻吟声,我只觉精神一振,似乎……连忙将耳朵贴在了门上,只听妈妈如同仙乐般的呻吟传入耳际:「嗯……嗯……啊……」一瞬间大鸡巴如同打了鸡血般的抬起了头,手不自觉的抚了上去。

  妈妈的呻吟比岛国那些女优的声音好听多了,娇娇怯怯、软软糯糯,柔柔的让我觉得格外刺激。不过,刚刚抚了两下,就听里边传出了一阵短促的粗重的男声,随后就嘎然而止了,我知道,这是属于爸爸的。

  完事儿了?我还没来得及懊悔来晚了,没赶上精彩的肉戏呢,只听妈妈略带幽怨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公,怎么这次比上次还要快了?还不到两分钟啊!」「最近一直在研究课题,昨天又喝了好多酒,可能是太累了些。下次我们再试试,好么?」爸爸有些心虚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妈妈有些带着浓浓的幽怨而又无奈的应了一声,随即我听到了起床的声音就赶紧闪人了,要是被妈妈发现,我可要惨了!

  回到房间,大鸡巴慢慢地软了下来,一阵尿意却涌了上来,刚才本来就是要去放放水的,结果被硬憋了回去。怕吵到爸妈睡觉,我轻手轻脚的来到卫生间,只见卫生间门关着,不过并没有锁严实,留了一道不过两厘米的小缝,走过去的同时,刚才才听过的如同仙乐般的呻吟又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我的激情又一次被调动了起来,透过小缝,看到妈妈双眸半闭,神情陶醉的坐在马桶上,一套紫色的情趣内衣和妈妈那雪白细嫩的肌肤同时晃入我的眼中,只见紫色的蕾丝胸罩被堆在妈妈的乳峰上方,而即使穿上基本也遮不住什么的紫色蕾丝小内裤被推到小腿处。

  「嗯……嗯……啊……嗯……嗯……哦……」妈妈一手不停地在少女般粉红色乳晕上揉捏着画圈,另一手则在下体的桃源处搓弄着,妈妈的阴毛并不浓密,却也不算太少,毛茸茸的已经被渗出来的液体弄得泥泞不堪,显得很是淫靡。

  赚到了,真是赚到了,没想到两天里竟然有幸两次见到妈妈美艳的胴体。妈妈竟然还有这么性感的情趣内衣!望着眼前的美景,我狠狠地搓弄着阴茎,听着妈妈动人的呻吟,望着妈妈娇媚的表情,脑子里一热,我就将浓浓的精液喷了出来,也许是太情动,裆部全都湿透了。

  里边妈妈的自慰似乎也要到了尽头,「嗯嗯……啊……嗯哦……嗯啊……要到了……要……到了……嗯……阿诚……啊……」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妈妈的身子先是绷直了一下,瞬间一对大奶子挺起,更显突出,然后浑身一软,又瘫在了马桶上。

  不过妈妈最后高潮时叫出的名字却叫我心里不由得一跳,隐约有些不安……不过对妈妈的信任让我稍微平复了一下,平时也有不少帅气的男教师甚至是学生对妈妈表示过好感,不过妈妈却从不曾对他们稍加过辞色。

  孰不知,同一时刻的另一地点,一个叫阿诚的帅气青年也在做着同样事情,他双目放着淫邪的情慾,口里念的则正是妈妈的名字,而手上的动作一阵加速,大量浓浓的精液从足有二十厘米的粗大鸡巴中激射而出,足足射了一米高,连着四、五波狂涌而出……若我能看到这些,我大概就会知道哪里不安了吧!

  「叮咚~~」随着门铃声响起,妈妈刚好将最后的一道菜摆上桌子,听到了门铃声,妈妈快步走到门前,梳理了下额前的浏海,然后面带微笑的打开了门,将爸爸和阿诚让了进来,从阿诚眼中浓浓的惊艳就可以知道自己今天打扮得很令自己满意。

  似乎妈妈为了给爸爸长面子,下午可是着实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出了很久不曾穿过的一件性感粉红色短旗袍,一对大奶子将旗袍完美地撑起,薄薄的布料根本掩饰不住胸前的一对玉兔,几欲裂衣而出一般;而到了腰间,旗袍的收腰效果体现得淋漓尽致,纤腰欲折;性感的美臀波浪摇曳,浑圆挺翘,若不是旗袍的下摆一直开到大腿根处,怕很让人怀疑旗袍时刻会有被撑爆的危险。

  由于旗袍只是过膝盖一点儿,妈妈特意配上了一条肉色的连裤袜,修长细腻的大腿在丝袜的紧紧包裹下闪烁着动人的光泽。不过配上丝袜之后的妈妈更加妩媚动人,却总让我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阿诚自然毫不吝啬他的赞美,对妈妈大赞特赞一番,妈妈听后则是一阵娇笑连连,声音婉转诱人,站在后边的我明显看到阿诚的裆部跳动了一下,心里的不安也愈发浓重了……晚饭开始。虽然主要是为了招待阿诚,但妈妈也做了几道我很爱吃的菜:水晶虾仁,鱼香肉丝,还有麻婆豆腐,可见妈妈很是疼爱我的!由于都是我喜欢的菜品,我则也不顾那么多的大吃了起来。

  而餐桌上的氛围则似乎一开始就被阿诚主导着,虽然他是爸爸学生的朋友,但是却和爸爸也不过见过几次而已,但是在他的刻意讨好下饭桌上的氛围一直很热闹,大家的关系也渐渐熟络了起来。虽然我心里还是很讨厌他,因为我实在有些看不惯他看妈妈时隐晦的色迷迷的目光,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说话确实很风趣幽默,若不是我一开始就对他有些偏见,也会不由得对他有些好感的。

  通过他们的交谈我对阿诚也有了些了解,阿诚今年二十六 岁,家是外地的,在本地租房住,而他的职业竟然是形体教练!怪不得上次看到他的肌肉健美,身形健硕呢!

  聊到了职业,阿诚则趁这个机会讲了一些工作上遇到的趣事,无非是某某女孩减肥锻炼,结果减肥倒是成功了,却练了一身肌肉之类的笑话。我觉得没意思死了,不过妈妈竟然被他逗得不时的娇笑,而爸爸也是一脸笑容的听着。不过,我还是注意到,他的眼珠总会偷偷的瞄着妈妈笑得花枝乱颤时胸前跳动着的大乳兔。

  讲了几个笑话,阿诚忽然故作不经意的问道:「林姐,看你身材保持得这么好,是不是也常常做形体锻炼啊?」「是啊,每天我都尽量保持四十分钟左右的瑜伽练习的。」妈妈不止一次听过他的赞美,不过每次还是会有些娇羞,声音也有些糯糯的。

  「怪不得呢!林姐可是我见过身材最美的大美女了,不过做瑜伽虽然很有效果,但是若姿势不到位的话,长期下来也是会走形的哦!不知道林姐有没有注意这点啊?」阿诚先是一副果然的表情,接着故意眉头微皱的问道。

  妈妈听了不禁娇呼了一声:「啊?这样的么?我一直是跟着电视上学的啊!

  姿势应该不会不标准吧?」虽然是肯定自己,但是稍微有些不太确定的样子,也有些怕阿诚刚才讲的笑话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样吧,待会吃完饭林姐做一套动作让我看看吧!再说吧,阿凯是我的铁哥们,而教授则是阿凯的老师,也算我的半个老师了,所以如果林姐有『需要』的话,我当然乐意效劳的。」我一直在冷眼旁观者,自然听出他刻意加重了「需要」两个字。

  我注意到他说完的同时也将目光瞄了一眼爸爸,看爸爸若无所觉的样子,不禁微微撇了下嘴,又将目光看向妈妈,而妈妈俏脸一下红了几分,嘴唇轻咬着,似是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不过除了表情有些羞涩以外,竟同时有些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这种表情我在热恋中的女孩脸上也见过的。

  听到阿诚说算自己半个学生,爸爸也是有些高兴,看得出来他对阿诚还是很有好感的,见妈妈不回话,以为妈妈有些不愿意,竟然帮腔道:「雅卿啊,阿诚也是一番好意,有个专业的人指导总好过你自己一个人练啊!」晕,那个到底是不是你老婆啊?我不禁暗暗腹诽爸爸的神经也太大条了……不过此时的我也有些矛盾,期待着什么,却也害怕着什么,所以只是自己一个人在那儿纠结,也没有掺和进去。

  妈妈之前也确实有着一丝丝顾虑着爸爸,不过听爸爸如此一说,则有些俏皮的娇笑了一声:「好吧,待会吃完饭我做一套动作给你看看,如果你能指正出些不好的地方来,林姐以后就长期雇你做我的御用形体老师了。」妈妈的话总让我觉得有种在和情人打情骂俏般的感觉,语气、表情、动作,都给我这样的感觉。我想就算阿诚真的说不上来妈妈做得不规范的地方,妈妈以后也还会找他指导吧,就是不知道指导什么了……而且,作为一个专业的教练,阿诚会说不上来么?

  饭刚刚吃到一半,爸爸就接到单位的电话,爸爸对阿诚表示了一下歉意,嘱咐妈妈代自己招待阿诚,自己则去书房和单位的人在电话里交流讨论了。

  吃饭吃到一半然后接到单位来电话这种事儿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每次爸爸都要回书房交流很久才下来……熟悉这种情况的妈妈看到爸爸对工作那么的痴迷,不自禁的露出了一丝幽怨,很不幸,这丝幽怨恰巧被阿诚捕捉到了。

  妈妈平时本来就很控制饮食,再加上心情不佳之下就放下了筷子表示自己吃饱了。看到这一幕的阿诚眼珠一转,将碗里的饭菜吃完,随即竟然有些苦着脸的叹了口气。

  果然,他的这一举动成功了吸引了妈妈的注意,略带关切的说:「阿诚,怎么了,饭菜不合口味么?」阿诚依旧维持着表情:「不是不合口味,而是太香了,让人甘之若饴,吃过林姐做的菜之后,恐怕吃别的菜再也没有味道了,想想若是以后吃不到林姐的菜了,我可怎么活啊!」「噗哧!」妈妈被他的装相模样逗得娇笑了下,嗔道:「就会贫嘴。好啦,若是喜欢以后常来家里吃饭吧!」阿诚一听,脸上苦色尽去,换上一副难掩的喜色:「好啊,那我可就不客气喽!」切,天知道他是为了能蹭饭高兴,还是以后有藉口来而高兴!我不禁撇了下嘴。

  经过阿诚的一番做作打岔,妈妈的幽怨也散得七七八八了,心情不错之下,妈妈主动提出了现在考验考验阿诚教练的专业性,起身要带着阿诚去一层的健身房。临走前,妈妈则轻柔的嘱咐了我一句:「小飞,吃完了早点去睡。碗放桌子上,待会妈妈会来收拾的。」妈妈在前边走着,而阿诚大概一直把我当个小鬼来看,对我丝毫没有防备。

  只见他跟随在妈妈的身后,低下了头,双目色迷迷地盯着妈妈随着走路而扭动的大屁股,忽地眼前一亮,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着妈妈的背影更显淫亵了。

  看他的样子,似乎若是家里没人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将妈妈压倒在地,就地用自己的大肉棒将妈妈狠狠地奸弄一番,并且将自己包含炙热的大量浓精毫不保留地射入妈妈的体内,并欣赏着妈妈含羞羞怯的表情……不幸的是,妈妈走在前面,对他的目光却一无所觉。

  我打开了电视,用电视的声音隐藏了自己移动发出的声响,悄悄的躲在健身房门口,窥视着里边的情况。健身房里有些空旷,除了一面墙壁镜以外只有些简单的器材,跑步机、哑铃、压腿杠等等……都是买别墅时附赠的,不过我和爸爸很少会用,而妈妈练瑜伽一般也会选在客厅。虽然很少用到,但也还算乾净。

  进了健身房,妈妈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阿诚,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下,林姐去换身衣服就来。」「不用了,林姐,今天就当对我的一个考验喽!我随便指导你几个动作就好了,若是换衣服,待会做完还得要再换回来的,多麻烦呀!」阿诚貌似为妈妈着想的道。

  要知道,妈妈今天穿的是一套短旗袍,行动本就有些走光的嫌疑了,若是做操的话,那岂不是春光大泄啦?!阿诚一看就没安好心啊!妈妈一听他这么说,也觉得会有些麻烦,竟然答应了下来。而听到妈妈答应下来,只见阿诚脸上喜色一闪而过,彷佛期待着什么。

  「好了,林姐,你做几个平时常做的动作就好了,我曾经的老师可是世界知名的瑜伽大师哦!经过我的指点,保证再过二十年,林姐的身材还会像现在一样丰腴圆润的!」「吹牛!」妈妈娇声的嗔了他一句,却来到了垫子上,做起了平时做的居家休闲瑜伽——瘦手臂瑜伽式。只见妈妈首先把手曲成90度张开,手肘举到与胸部平行,手掌心向外,以手肘向后画着圆圈。

  这不过是最简单的第一个动作,但是妈妈做起来却完全没有了瑜伽原有的安静静心的韵味,而是充满了成熟知性美妇的醉人肉香!每当妈妈以手肘向外后画圆圈的时候,胸前的一对大奶子总显得格外的突出,纵使有着衣物阻隔,也似拦不住那美好的风光。

  妈妈又接着做了几个幅度不太大的动作,似乎是因为衣物有些紧的关系,妈妈做动作感觉比平时吃力些,甚至偶尔还会有一两声抑制不住的嘤咛娇吟。我离妈妈较远些,又因为是偷窥,视线不是特别好,饶是如此,也是看得、听得血脉贲张。

  但是阿诚却不一样了,他一直在妈妈身侧,看得一对眼珠子几乎凸了出来,下身不过是一件宽松的裤子,根本就挡不住大肉棒高高的耸起,搭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欣赏妈妈的表演,这次规模比上次在卧室大了不知多少,每当妈妈做完一个动作后偶尔看向他时,阿诚总会收起一脸淫猥的表情,有时候还会点点头表示自己专心在看,孰没注意到,自己肉棒翘起的帐篷早已将他的真实想法表露了出来。

  妈妈又开始一个动作,站直身体,双臂直举。看到这个起手式,常常偷窥妈妈的我就知道妈妈接下来应该会先低下头,然后仰头保持后仰45度。结果就在妈妈低头的瞬间扫了眼阿诚,阿诚那高耸入云的帐篷竟一下映入眼帘,何时看过如此壮硕阳物的妈妈不禁芳心一慌,双腿微微有些打软,竟软倒在垫子上。

  为了避免自己出丑,随即妈妈似乎想到了应对的方法,竟顺势趴在软垫上,勉强撑起双臂,做起了瘦臀式的动作。这个瘦臀式动作其实与俯卧撑的动作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瘦臀式需要将臀部高高翘起,并保持静止。

  我瞥了一眼阿诚,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异样,似乎没看出来妈妈的异样,不过紧接着他的目光一下变得火热了一般,两眼瞪得溜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我几乎惊叫出声来,只见软垫上的妈妈保持着瘦臀式的姿势,一对大奶子夸张的受着地心引力的影响,垂下的长度几乎碰到了软垫,而后边的一对蜜桃般的本来很翘挺的臀瓣向上翘着,形成了标准的S型。

  而最让人喷血的是由于穿的是短旗袍,妈妈一撅美臀,两臀之间的风光完全展露在了我和阿诚的面前:肉色裤袜虽然忠诚地守卫着妈妈的蜜处,但是透过超薄的裤袜,还是可以清晰的看到裤袜尽头几缕芳草萋萋,还似乎隐约闪着点点闪亮的水露——妈妈竟然没有穿内裤!怪不得我会觉得怪怪的。

  我和阿诚呆呆的看着,气氛似乎有了一瞬的凝固,而妈妈似乎也注意到了什么,侧着螓首看了看阿诚,发现他竟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蜜处瞧着,蓦然想起自己今天打扮的时候竟鬼使神差般的没穿内裤,而现在的姿势岂不是将自己的蜜处全都暴露了么?

  「呀!」的一声娇呼,妈妈不顾着继续做什么瑜伽了,忙不迭的慌乱爬了起来,娇媚的红晕瞬间爬上了俏脸。瞄到了阿诚不曾消退过的帐篷,似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羞意,强忍躁动般的扭了一下肥美的大屁股,勾魂妙目「狠狠」的白了阿诚一眼,不知是在嗔怪还是在撒娇:「小色鬼,说是叫人家做瑜伽给你看,竟然……竟然偷看人家那里,还……还起了坏心思。」说话的同时,挥动着如玉般的柔荑向阿诚脑门上敲去。

  而被妈妈敲了一下之后的阿诚终于反应过来,大手一把抓住了妈妈柔嫩的小手,惹得妈妈一声娇呼,却没能挣扎开。而阿诚紧握着妈妈的小手,故作有些无辜的说:「林姐,我……我什么也没看啊!」妈妈听他不承认,只觉一阵娇羞气恼,另一只小手「狠狠」地拍了向阿诚下身支起的帐篷,娇叫道:「还说没有!那这是怎么回事?」说完小手也触到了阿诚的帐篷,只觉小手竟被烫得一颤,也不知是抚弄还是敲打般的滑了过去……阿诚的肉棒被妈妈玉手抚过只觉一阵舒坦,几乎要呻吟出声,但随即就满含深情的说:「林姐,都怪你太美了,每次看到你魔鬼般的身材,总会有股莫名的冲动,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呀!」「呀!」妈妈没想到他会突然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只觉芳心一片慌乱,随即想到自己一副平时颇为自豪的诱人身材,有时自己看了也会有心动的感觉,也无怪乎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顿时对他不多的嗔怪也消失殆尽了。

  而阿诚的甜言蜜语却还在继续:「林姐,你知道么?我看着你娇美的面容在我面前,一对丰满的大奶子随着你的动作而不停地乱动,纤细的腰肢轻轻摇摆晃动,一对蜜桃般的丰满大屁股扭动摇曳,一双美到极致的大腿均匀嫩白,高挑修长更是让我冲动不已,每天做梦都想把你紧紧地拥住,好好的爱抚你一番!」妈妈本身受过高等教育,出身书香之家,又何曾听过如此有些下流的话语,但听阿诚说出来,只觉一股异样的刺激涌上心头,下身蜜处竟不自禁的渗出了点点蜜液,一时羞得晕生双颊,呼吸略微急促,胸前的一对大奶子更是牵扯出诱人的弧度,娇嗔道:「什……什么奶……奶子,大……大屁股的,这么难听,真是下流死了。」我也没想到阿诚竟然这么直接的对妈妈发动了攻势,本来以为妈妈会对他不假辞色的,不曾想听他表白之后的妈妈此刻竟是这么一副春心荡漾的模样,使得我几乎忍不住去打断这一对淫男荡女了,天知道再这样下去会发展成什么样?!

  忽然,只听这时楼上开门声响起,我心里一惊,知道应该是爸爸忙完要下来了,三步蹿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同时大声喊了一句:「爸,忙完工作了啊?」「嗯,花了半天的时间,总算把那个老家伙辩论服了。哈哈……」大概又解决了一个学术上的问题,爸爸看来兴致颇高。

  听完,我似乎感觉到健身房里传来一阵慌乱的声响,紧接着妈妈和阿诚一同走了出来,妈妈的脸上还有未全退下的潮红,神色间略微的也带了些不自然,连我都看出了些端倪,而爸爸大概有些研究学问研究傻了,竟然毫无所觉的样子。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轮的穴 下一篇:翘臀以待情妇归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